當攝影師混入黑幫之后

/ 分類: 每日推送 / 閱讀數:70447
咳咳,今天的話題是

當攝影師混入黑幫之后


▼▼▼▼


如果要選一位最讓人討厭的攝影師

Bruce Gilden絕對高票

對,就是那個在紐約街頭

強奸式拍攝的老頭


Bruce Gilden的老爸曾經是一名黑幫成員

他的少年時期也曾經在街頭無所事事

然后他就把黑幫少年在街頭的生存哲學

帶進了街頭攝影領域


他曾經潛入多國的黑幫

完成了他的項目




俄羅斯黑幫成員“野熊”

(看了別笑,人家可是黑幫)


手持尖刀的“野熊”


野熊和Dimtriy鬧著玩兒,把他壓倒在地




▼日本黑幫


日本赤坂,1998


“雅庫扎邀請我去他們的野餐。當時有高中生朋友在場。我喜歡這個小女孩用她的蝴蝶網袋套住一個雅庫扎成員的腦袋。這很有象征意義,是一個成功的隱喻。”



“Takahisa和Shunsuke在去他們高中活動的路上”。Boso-zuku幫的老大吩咐他們的一切事情他們都得做。


▼倫敦黑幫


Lorenzo(左)和DaveLegeno(右),是自稱最有勢力的倫敦黑*幫TheFirm的成員。這是一張為《Vogue》雜志拍的時尚照片,拍攝于一個電話亭內。這應該是第一次在雜志上出現有人被海爾姆特·朗(HelmutLang)皮帶勒著。






▼▼▼

下面這位攝影師

不是混入黑幫

人家原來是跟著黑幫混的。。。


成長于韓國,現居日本的攝影師梁丞佑

似乎有一個特別的過去

在年輕時曾至少兩次被踢出校

他所親近的中學同學

很多都加入了當地黑幫

而他自己亦經常和他們混在一起

只是從沒有加入幫會


后來梁丞佑去了日本,專門從事攝影

他把早年的這些照片結集出版

取名《青春吉日》


一場黑幫人員的婚禮,幫會的二頭目出席,身邊還有一些保鏢。













毒品


黑幫人員身邊的女人經常變換,這次,帶回的姑娘不算漂亮。


黑幫人員準備給妓女發薪水,桌面上大概有1億韓元,約合58萬人民幣,每隔兩周會發一次錢。




一個黑幫成員向父母請罪。


黑幫控制下的妓院。


梁丞佑去祭拜一位朋友。這位朋友曾殺死了競爭對手,在服刑近20年后被釋放,但出獄沒多久便自殺了。


▼▼▼

英國攝影師貝恩·霍格

絕對是那種全能型的

又拍商業,又拍紀實

他在上世紀70年代,深入英國黑幫4年


貝恩·霍格本尊











▼▼▼

比利時攝影師Anton Kusters

經過幾個月的協商之后

終于獲得了跟隨

日本黑社會幫派的拍攝許可

開始了長達2年的影像記錄










小編想說
黑澀會大哥

你們還需要攝影師么?


END








還可以輸入500
亚洲成在人线aⅴ免费毛片